?>

员工风采首页 > 导航菜单 > 员工风采

我热爱的地方——写在晋煤集团建企60周年

文:郭颖慧    来源:万隆    时间:2018-07-06 00:00:00    阅览数:123

走过很多异乡,赏过许多风景,那些曾让我向往,曾让我为之炫耀的过往,如今像美丽又短暂的泡沫般在指尖流走。再美的景致终究属于别人,终究阻挡不了我回归的脚步。

尽管无数次向往远方,无数次憧憬辉煌,但是,总有一种感动来源于生我养我的地方。最后,我还是回到了这片土地,也是我热爱的地方——晋煤。

小时候,回到家乡,树影婆娑的午后,经常椅座在外婆的热炕头,听外婆讲妈妈辈儿时的故事。妈妈兄弟姊妹五个,她排行最小。那个年代,外公外婆都是农民,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村里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在家务农。改革开放后,读书成为了无数村里人改变命运的唯一捷径。而舅舅便是家里第一个通过学习走出农民家庭,走进晋煤参加工作的人。

刚刚工作时的舅舅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,每次发了工资,都要从本不多的收入中拿一部分出来补贴家用,另一部分还要供那时年纪还小的妈妈读书。在村里人的眼里,舅舅可以走出农村,来到矿务局上班,已经是出类拔萃,令人钦羡不已了。但是,对舅舅来说,那还仅仅是开始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妈妈转学来到了凤凰山读中学。平日里寄居在舅舅刚刚组建的小家里。每天放学回去都要帮着舅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,诸如打扫卫生、摘摘菜、洗洗碗之类的。每天晚上,大家晚餐过后,那张狭小的餐桌又成为了舅舅每晚的自习桌。参加工作后的舅舅,并没有因为成为一名普通的下井工人而止步不前。他学起了技术,画起了图纸,日复一日,学习的脚步从不曾停歇。那时,社会经济对煤炭的需求量猛增,国家为此提出了“有水快流”的方针,实行“大中小煤矿并举”的政策,全国矿井数量迅速增加,晋煤的产能迎来了高速增长期。

妈妈中学毕业后,顺利的考入了师范,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1990年,妈妈成了家,有了我。虽然跟父母平时生活在高平,但是家里很多亲戚都在晋煤上班,我从小与晋煤还是会有剪不断的情缘。至今还记得,小时候,每逢过年过节,都会随妈妈从高平县城乘坐将近1小时的大巴来到矿务局。通过忽明忽暗的车窗,我看到了矿区的万家灯火,看到不时升腾的烟花,耀亮了矿区的夜空。车里的人们都静静看着窗外,看着这节日的亮色。每次来到这里,都感觉开启了一片新天地。人们的穿着要比县城的时髦,吃的、用的总是有很多的稀奇玩意儿,就连讲话都与我的一口乡音不同,很少夹杂乡音的普通话。那几年,我国跃居世界第一产煤大国,煤炭产量达到13.8亿吨,晋煤跨越了万吨的辉煌。

几年以后 ,哥哥姐姐们陆续参加了工作,很多人都选择了回来,继承着父辈们开创的事业。2002年起,煤价逐年上涨,大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,不错的收入,丰厚的奖金,各种节日福利……大家都分到了煤炭“黄金十年”的一杯羹。提起晋煤,每个人脸上都会泛起荣光。在煤炭黄金十年的光环下,我也赶上了这辆末班车。2012年,大学毕业的我也回到了晋煤。在入行之初,集团公司跻身世界500强,“再造一个大晋煤”,能源行业,“铁饭碗”……类似这样的头衔,让我内心有过短暂的小确幸。

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我的生活相对简单,双城记,最爱妈妈菜。

我所在的单位主营工程管理,在晋煤集团的大背景下,主要工程项目全部是为集团公司服务的。压煤村庄搬迁、采煤沉陷区治理、土地复垦……为了使各大矿井能够顺利实现采煤衔接,我们奔走在山村巷陌,与村民打交道,话家常,在麦田里看着日出日落。一场“悬空村”从山上到山下、从“茅屋”到“广厦”的变革,一场企地合作的大事记正在悄然上演。

作为一名记录者,在2017年,我走访了已成功搬迁的泽州县大东沟镇司家山村。

沿着陵沁线一路驶入晋城市泽州县大东沟镇,沿线一排排崭新的楼房赫然展现在眼前。正中心的村委办公楼、整齐排列的居民楼、色彩斑斓的幼儿园、停车场、农具房、红白喜事房......一个比城镇小区配套设施还要齐全的新型农村社区在晋煤集团、当地政府以及全村参与的合力下应运而生,这就是司家山新村——采煤沉陷区移民搬迁安置工作成功经验的一个缩影。

房屋裂缝、老房坍塌、道路损毁、土地坑坑洼洼......这是搬迁前司家山村的真实写照。移民搬迁无疑带给村民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这变化不仅仅局限于住房条件的改善,小区科学的规划、选址,使村民在搬迁后无论是生活必需的水、电、气、暖,还是就业、看病、子女就学等等,都为村民带来了极大地便利,有效地促进了当地城乡一体化进程。

“原先到镇上看病要10公里的路程,路也不好走,运气不好遇上雨天,就别想着回村里了。”

“以前一到冬天,下雪封山,村里连个卖豆腐的都没有。现在好了,搬到新村,旁边卖啥的都有,村里人三天两头提着豆腐回家。”

从山上到山下,司家山村的村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搬迁带给他们的好处,每一个住在那里的人,都感觉到很自豪,就连结婚找对象,司家山人都成了当地人的首选。小区优越的地理位置、舒适的生活环境与人性化的配套设施,与临近的旧村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司家山逐渐演变为当地的一个先进村庄的标志词,在地方辐射开来。

每搬迁一个村,旧村都要全部复垦为耕地,一是消除了村民返乡带来的安全隐患,二是增加了当地的耕地面积,使村民实实在在得实惠。同时,做到资源开发与生态恢复统筹推进,既要金山银山,也要绿水青山。

对于每一个搬迁安置项目,从立项、土地审批、补偿标准、新村规划、工程建设、选房分房等等,直至村民搬迁入住,都要严格地历经“四议两公开”程序。每一个项目都必须经过5个标准的公示、13个协议和12个合同的签订、20多个批文、80多个流程以及200多个工作节点。

在宏圣万隆工作的这几年,虽然并不直接从事煤炭开采相关的行业,但是通过企业履行社会责任,切实改善了采煤沉陷区群众生产生活环境,从没有标准,到通过实践一步一步摸索;通过把工作做到每一户老百姓的家中,每一位老百姓的心中;通过对包括司家山、常庄等在内的十余个村的搬迁安置、3000余亩土地复垦,直至做出自己的标准,拥有《村庄搬迁工作安置手册》、《土地复垦、水土保持业务工作手册》等成果,我感受到了另一番价值。

除了搞搬迁工作,我在宏圣公司宣传部学习的半年里,通过很多次采编,又走访了许多之前不曾涉猎的领域,知道了晋煤除了煤炭开采,我们还有常年在地下800多米的巷道中艰苦行进的矿井建设者,有利用绿色建筑科技几十天便使楼房拔地而起的人,有昼夜不停地穿梭于全国各地的铁军长龙,有为井下支护撑起安全一片天的科技擎天者……

多年以后,我还会不时想起许多年前夜车上的画面,心里总会浮起莫名的感动。风风雨雨几十载,晋煤的夜空只会越发的耀眼。

也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里,我们在光阴中寻找存活的理由。

很多年后,在我们的文字中,晋煤的建设已被改革的浪潮扑打着向前,不得不做出些根本的改变。“发展出题目、改革做文章”,晋煤响应国家的大形势,不断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,增强内生动力。在改革发展中走在全省国有企业前列。这时的父辈们,已恬然安享退休生活,接送孩子健步走,晨钟暮鼓广场舞,平淡而庸常。时代交给我们年轻一代新的课题。

6月,途径畅安路,在忽明忽暗的车上,我想起多年以前,或许某个前辈曾在这里边走边端详矿务局,曾在这里冥想他生活的地方,岁月流走,几十载恍如浮云略过,倘若把这一刻排成延时摄影,想必会很震撼吧。如今的矿务局新增了许多东西,人们也不得不做出很多改变……

想象让风景更丰满,那么一条大道,一个景致,一偏夜光,就可以让你心里翻腾;现实让生活更多彩,那么一群人,一栋楼,一个地名,就可以让你莫名唏嘘……

趁这一刻天光正好,趁百废待兴之地心灵澄澈,切三斤牛肉,筛五碗老酒,打马前行,今儿咱痛痛快快大干一场,不枉前来这事业挥洒的地方……



(编辑:张会云)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Copyright (C) 2009 山西晋城宏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晋城市城区北石店 电话:0356-3664455 传真:0356-3663741

备案号:晋ICP备10001415号 晋公网备14050002000591号